082006
 

十一长假,闲来无事,每天晚上和LLF拉手游荡于安定门、鼓楼地区的胡同里,一来消食解闷儿,二来看看北京民风长长见识。

那天刚从安定门KFC饱搓出来,LLF鬼使神差的偏要拉着我往一个小黑胡同里钻,这一头还没扎到底呢,就看见从前面路灯下的垃圾堆里面爬出只猫来,“妈妈”的叫着就奔我们来了。是个黄白花短毛蝴蝶嘴的孩子,掰过屁股来一看是个丫头。趁着我在人家身上毛里翻来翻去的功夫,小丫头也把我们倆身前身后蹭了个遍,很是殷勤。我俩都犯了难:你说她是个流浪猫吧,身上耳朵里面还挺干净,也不算瘦;要说是家里养的吧,怎么会大夜里头不回家在垃圾堆里面翻吃的,还逮谁和谁起腻……我俩在胡同里面走来走去的商量到底是今天就把她带回家还是日后做了绝育再放归,小人家就在我们腿边上跟着一趟趟的来回溜达,丝毫不知自己的命运已经在别人脑子里折了好几个来回了。

我们正在磨叽呢,突然从身后来了一个怪薯熟,冲着小蝴蝶嘴招呼:回家回家!我们赶紧上去问,原来小丫头是人家养的猫猫,怪薯熟家里有猫有狗还有鸟,猫猫都是成天在外面玩儿的,晚上就回家睡觉,而且就数这个小蝴蝶嘴亲人,特喜欢和过路人一起玩。见我们也喜欢猫,怪薯熟一个劲儿的说:玩吧玩吧,喜欢就晚上来跟她玩。说实在的,知道她有家有人疼,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看这孩子和人好成那样,想必家里人对她也很好。我们走的时候,小丫头还送了一程又一程。

老城区拆迁改造目目皆是,我们东串西串的时候,时常看见猫咪灵活小巧的身影出没于废墟断壁,有的是野生野长的小混混,更多的是被主人抛弃流离失所的可怜虫;命好的能找些残羹剩饭残喘个2、3年,命薄的或病或饿或饥或冻或被人迫害追打或被车碾横尸街头……

如果如来佛祖耶稣上帝能给我个愿望,我希望——天下无猫。

 Posted by at 11:57 上午